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大航海时代<英美篇> [第28节]

作者:温骏轩

编辑:尘埃 / 主播:兆斌


长篇连载,每周更新,文末和菜单栏可查阅目录。下载地缘图集在对话框回复:地图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本节关注区域:佛蒙特、新尼德兰、新瑞典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当英国通过《权力法案》的确立,以“君主立宪”制的形式恢复安定之后,王室仍然希望为新英格兰地区派去一位总督,进行直接管理。只不过,羽翼丰满的清教徒们,已然不可能再接受这种自上而下的管理体制了。

在此之前,马萨诸塞殖民地甚至已经从当年受封缅因地区的贵族后代手中收购了这一地区。这一历史使得缅因地区一直到美国独立后的1820年,才因为地理上的间隔成为独立一州。

由于无法对整个新英格兰进行直接管理,英国只能名义上将“新罕布什尔州”变身成为了“皇家直属地”。虽然这样并无法改变清教徒在新罕布什尔地区占主的现状。对于整个新英格兰地区与王权渐行渐远的现状,英国所做的另一项努力是,改变只有清教徒才有选举权的现状,转而以财产标准认定。

北美十三州殖民地示意图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即只要拥有一定财产的居民都拥有政治权力,然后再公选出代表决定殖民地的税收及财政预算。这意味着不管各方最初的理念差距如何,一如英国本土所发生的一切一样,王权、代议制、直接民主在新英格兰的土地上,同样达成了新的平衡。

再来说说新英格兰地区的最后一个成员——佛蒙特州。从地理结构上看,佛蒙特州非常的特别。一方面,它的东界与新罕布什尔州隔康涅狄格河相望;另一方面,将之与纽约州分隔的“尚普兰湖”,却是圣劳伦斯河的支流(其与圣劳伦斯河通过一条以“黎塞留”命名的河流相连)。

哈德逊河、尚普湖,与康涅狄格河之间的分水岭——“绿山山脉”成为了佛蒙特州的地理核心。分水岭的属性,使得佛蒙特州在地缘结构上,充当了清教徒底蕴的“新英格兰”、原本为荷兰人之地的“纽约”,以及法国人的“魁北克”三个地缘板块的连接部。

佛蒙特州这样的地理结构,并非地缘政治划分的常态,并且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以兴都库什山脉为核心,并以政局不稳而闻名于世的“阿富汗”。在英国殖民时期,佛蒙特地区的行政划分,也的确更与地理结构相合。其位于分水岭以西的土地归属于当时的“纽约省”,而分水岭以东则属于“新罕布什尔省”。

至于延伸到圣劳伦斯河流域部分,在地理上则受益于阿巴拉契亚山脉在此断裂出来的一个缺口。这个缺口让哈德逊河与尙普兰湖之间没有明显的分水岭,并形成了一条能够直通蒙特利尔的走廊地带。

在从荷兰人手中夺取纽约之后,英国人可以通过“哈德逊-尚普兰走廊”,直接对位于黎塞留河-圣劳伦斯河河口的“蒙特利尔”发动攻势。这使得整体实力占优的英国人,能够在战胜法国后,将原十三殖民地的控制线在此跨越阿巴拉契亚山脉,渗透至包括尚普兰湖在内的圣劳伦斯河流域。在英国通过战争逼迫法国交出“加拿大”及美国独立之后,纽约州的北部边界甚至得以划定到了圣劳伦斯河的上游河道。

现在的问题在于,到底是谁代表英国来做到这一点。从地理位置来看,纽约在控制尚普兰湖流域时会更为容易,但其与新英格兰地区相邻的位置,以及新英格兰地区的人口优势,却使得清教徒移民也在此进行了渗透。只不过这部分新英格兰移民同样不认为,新罕布什尔的管辖权应该延伸至此。

在英属北美十三殖民地暴发独立战争之后,生活在这片三方交汇之地的佛蒙特人,决定抓住机会争取一个独立的地位。佛蒙特人一开始将自己建立的政治体称之为“新康涅狄格共和国” ,以突显自己的新英格兰属性(尽管尚普湖河谷看似更为核心),不过很快就又更名为了“佛蒙特共和国”(1777年)。

作为新英格兰地区唯一的内陆州,佛蒙特并没有独立的可能性。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做法,本质是佛蒙特人为了挣脱纽约及新罕布什尔的束缚下,争取一个独立地位。为此,佛蒙特人甚至与纽约人和新罕布什尔人打过仗。

新英格兰地区的开发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在独立之初,佛蒙特州亦因上述两州的反对一度无法以独立身份加入美国,以至于佛蒙特州甚至考虑过加入加拿大。考虑到佛蒙特州这段历史,以及西北部与加拿大地缘关系更近的结构(其独立后建城的首府“蒙彼利埃”亦位于尚普湖流域)。一直到今天,佛蒙特州仍然是美国最具独立意志的行政区之一。

了解完“新英格兰”地区的前世今生后,是时候把视线向南移动了。让我们再回顾一下英国在1640年-1689年间所经历的这段历史。这半个世纪可以说是英国的涅槃期,其间不仅有代表新兴资本力量的“英吉利共和国”昙花一现,还有克伦威尔身死之后,复辟的君主(斯图亚特王朝)在新教与天主教之间的摇摆。

在被这场新教革命吓坏了的英国君主看来,像西班牙、法国那样坚守在罗马教廷旗帜下,以“君权神授”思想维护君主专制制度,要更有利于维护君主的自身利益。后来的事,传统的历史教科书已经将之作为一个常识普及过了。通过1688-1689年间的“光荣革命”,以议会为权力表达渠道的新教徒,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并通过《权力法案》,将新教属性的“英国国教”及“君主立宪”思维,变成了英国的属性。

这段长达半个世纪的混乱期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段时间英国的国力及军力是下降的。事实却并非如此,这段混乱期恰恰是“大英帝国”的起点。这种情况并不难理解。以英国内部模块式的结构来说,中央权力归属的不确定,并不一定引发地方上的混乱。像新英格兰这样图谋自治的区域,反而借此机会发展壮大了自己。

另一方面,内部权力之争促进了军备的增长。在历史上,英国一共与荷兰进行过四次战争,其中有三次都发生于这一历史时期(分别是:1652-1654年;1665-1667年;1672-1674年)。可以这样说,荷兰成为了“大英帝国”海上突围的磨刀石。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上述三次“英荷战争”互有胜负,于北美的情况来说,得到“新尼德兰”也就是后来的纽约州是英国最大的收获。在第二次“英荷战争”期间(1664年),四艘驶入哈德逊河口的英国军舰,兵不血刃的就让驻守于此的荷兰人交出了“新尼德兰”。

这看起来丝毫不让人感到意外,毕竟在南北皆为英国殖民地的情况下,荷兰人要是能守得住倒是奇迹。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英荷双方能够在北美和平共处一段时间,很大程度是因为共同应对西班牙的需要。只不过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没有永久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在西班牙的势力被削弱之后,英荷之间的矛盾不可避免的上升为主要矛盾。

虽然“新尼德兰”在北美的存在只是昙花一现,但还是为这一地区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这一阶段的荷兰,拥有世界上最成熟的商业系统,创立了“有限责任”制及将证券交易平台化。

如果说新英格兰地区清教徒们的“重商主义”,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于上帝的话,那么皈依新教的荷兰人则是把这个顺序反过来。为此,荷兰人对移民和合作者的态度要开放得多。

当年生活在新尼德人的殖民者,除了来自荷兰以外,还包括法国、德国、北欧等地区。这种带强烈商业色彩的自由主义态度,今天仍然是纽约基因的最核心部分。以至于在自视精神层面更有追求的新英格人眼中,以世界贸易枢纽著称的纽约人,总是带着点爆发户的气息。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1624年,荷兰人在哈德逊河口的“曼哈顿岛”修筑后来被命名为“新阿姆斯坦丹”的贸易据点。这个位于河、海交接枢纽位置的贸易据点,后来发展成了全球瞩目的贸易中心“纽约市”。每一片殖民地都有自己的地理边界。 “新尼德兰”的理论边界,应该包括整个 “哈德逊河流域”,以及哈德逊河口之侧,向东延伸将近200公里的狭长岛屿——长岛。

哈德逊河流域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尽管抢在英国人前面控制了哈德逊河口,但在英国同时在南北两个方向进行殖民的情况下,荷兰人还是希望能够进一步扩张海岸线,以确保曼哈顿岛的安全。在东北方向,康涅狄格河以西地区,被认定为是新尼德兰的一部分。这样的话,长岛所对应的这部分大陆海岸线,以及二者之间的“长岛海峡”,都将成为荷兰殖民地的一部分。

不过之前也已经说过,清教徒很快就在康涅狄格河河口,及两侧新建了三个殖民点。其中的“纽黑文”殖民地,更是深入长岛海峡腹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博弈后,荷兰人只能放弃控制整个长岛海峡及其周边岸线的想法(1650年)。

荷兰人没有能够如愿控制长岛海峡,很大程度是受到人力资源的制约。在经营这片殖民地的前30年(1655年前),吸纳了各国移民的新尼德兰,人口总计只有2000人,其中大部分居住于新阿姆斯特丹。

而新英格兰地区,在16世纪30年代的初始移民的数量就十倍于此。不过在向西南扩张的过程中,荷兰人却取得了收获。因为荷兰在这个方向上遇到的对手,是人力资源上更为捉襟见肘的瑞典。

现在问题来了,新尼德兰南北两侧不都是英国殖民地吗?总的来说,的确是如此。然而这并不代表其它欧洲国家,没有做过努力。在解读加勒比海与皇家海盗时,我们曾经说过,北欧人也曾经尝试过在新大陆分一杯羹,打造自己的“三角贸易”体系。虽说属于维京海盗们的时代早已过去,但这些努力还是对后来美洲地缘结构造成了一定影响。比如现在的“美属维尔京群岛”,在卖给美国之前就曾经是丹麦殖民地。

维尔京群岛位置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在荷兰人与英国人相继殖民北美后,瑞典人也把目光扔向了远未被填满的北美岸线。瑞典人所选定的殖民点是位于哈德逊河以西的“特拉华河”河口。1638年,瑞典人开始实践他们的海外殖民计划。

围绕这个河口而兴建的瑞典殖民地,被命名为“新瑞典”(殖民中心位于现在特拉华州的威尔明顿)。然而这个殖民地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在大部分时期,整个殖民地的常住人口都不超过200人。最少的时候,“新瑞典”总督所能管辖的人口甚至只有30多人。其防御主要依靠来自法国和德国的雇佣兵。

荷兰与瑞典在北美的殖民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外交层面的顾虑,无论是英国还是荷兰,都很容易让瑞典人放弃无谓的努力。率先动手的是在东北方向遭遇清教徒阻击的荷兰人。蜿蜒流淌的特拉华河,以及宽阔喇叭形河口,使得两河之间的这片土地,呈现出类似半岛状的地理结构,这片土地就是后来的“新泽西州”。从地理安全的角度来说,将新泽西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能够大大提升新阿姆斯特丹的安全感。尤其是在英荷两国已经进入战争状态的情况下。

北美十三殖民地示意图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1655年,荷兰人通过一场小规模的战斗,迫使瑞典人退出了这场殖民竞赛,将控制线推进到了特拉华河。此后荷兰加大了向“新尼德兰”补充人口的力度。到9年后荷兰被迫向英国交出这片殖民地时,其人口已经快速增长至了将近9000。

问题是,这依然没有办法与英国在北美的人口增长速度相比。更大的问题在于,荷兰商人的目标从来不是土地,他们所关心的是“贸易和航海的利益”。争夺哈德逊河口,本质也只是为了在本地区开展贸易(比如向原住民收购毛皮),包括承接那些英国殖民地的货物转运工作。

可供参考的是,这一时期的荷兰还在巴西北部的沿海地区,与葡萄牙争夺过殖民地,并建立过“荷属巴西”殖民地。这样做的背景,是因为西班牙吞并了葡萄牙,并迫使后者断绝与荷兰的贸易关系。

法国与荷兰在巴西的殖民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而在葡萄牙重获独立,并最终表示愿意达成新贸易协议后,荷兰彻底放弃了这一殖民地的主权要求。只是这种交换,在英国那里却有点行不通。怀着一颗大国梦的英国,希望构筑一个更全面、安全的自循环体系,避免让外国尤其是荷兰控制自己的贸易。英荷战争的导火索,便是克伦威尔政府颁布针对荷兰的《航海条例》,禁止英国殖民地和其他国家直接进行贸易。

以荷兰的特点来说,拥有成熟商品供应基地的东方航线,才是最有利润可图的。当荷兰人明白,在“新尼德兰”及至整个新大陆的投资,难以获得自己在东方航线上的收益后,战略性的放弃在新大陆的竞争,成为了一种必然。

于美国后来的地缘政治结构来说,“新尼德兰”及“新瑞典”的这段历史,贡献在于造就了现在的“纽约州”及“新泽西州”。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新英格兰地区的清教徒,与新尼德兰之间也有竞争,但以二者共同的新教背景,以及从纯粹的商业考虑来说,当时的清教徒们并不太希望“新尼德兰”就此消失。

这种结局的出现,意味着王权的加强,以及对贸易选择权的限制。也正因为如此,完成了新尼德兰征服的(1664年)并不是近在咫尺的清教徒,而是国王的代理人。

在吞并新尼德兰后,试图再次加强王权的英国国王,将这片新殖民地分封给了自己的弟弟“约克公爵 ”。这个爵位封地位于位于英格兰北部的约克郡,自15世纪初起,约克郡一般被分封给国王的第二个儿子。正是基于这一背景,荷兰人的“新尼德兰”变身成为了英国人的“新约克”,只不过由于翻译问题,在中文中变成了“纽约”二字。


- END -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关注

戳图片,看往期系列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

佛蒙特与新尼德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