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电影影视影院

 殷笑笑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裙呢,上面一只大大的史卢比笑得憨憨的模样正对着景沥渊,顿时,殷笑笑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怎么她每一次丢脸都是在景沥渊面前啊?
“我马上上去换。”弱弱的回一句,殷笑笑转过身就准备跑上去,可是却没有想到手腕一下被那熟悉的温度再一次握住,殷笑笑转过头,不解的看着他,他是不是真的后悔答应自己的‘求婚’了?
“你的手怎么回事?”景沥渊是医生,对伤口一类的东西格外的敏感,殷笑笑出现在楼梯上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她手臂上的伤,这也是为什么刚刚他要将殷笑笑给拉过来的原因,殷若云刚刚拉着她时,正好就在这个伤口上。
殷笑笑愣了一下,心里却是暖暖的,在家里除了哥哥之外谁也不会注意到他,而景沥渊是这个世界上第二个注意到她的人,就连向晨都不曾注意到。
“我不小心弄到的。”殷笑笑不是故意撒谎,只是不想将事情闹得太难堪。
这样的情况下,她也不可能说出殷若云,她跟景沥渊还不算熟,说出来之后他会不会信就是一个问题,何必又弄得自己像个坏人一般呢?
景沥渊深深的看了殷笑笑一眼,凤眸里的情绪没有人看得懂,殷笑笑一瞬间竟然有些心慌,想要将自己的手挣扎出来,可还不等她动,景沥渊已经主动放开了她。
“以后注意点,去换衣服吧,我在这里等你。”景沥渊淡淡的开口,没有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