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一位不近女色的昏庸皇帝,中原王朝因此得到了喘息机会!

自古以来,历代皇帝并不都是个个雄才伟略,一生风光无限,人人赞颂。其中也不乏有一些朝代的皇帝不理国政,荒淫无度,惨无人道,最终断送了祖宗传下来的基业,成为亡国之君,像商纣、周幽王、汉灵帝等就是典型代表。

然而在中国历史上有过这样一个游牧民族,出现了一位不近女色的皇帝,他没有荒淫腐朽的毛病,但因自身能力不足,在位期间也是昏庸不堪,使得当时正处于战乱中的中原王朝地区得到了喘息机会!这个人就是辽国的皇帝耶律璟,正是由于他的昏庸表现,才使得中原王朝完成了由后周到北宋的过渡。

历史上一位不近女色的昏庸皇帝,中原王朝因此得到了喘息机会!

耶律璟是辽朝第四位皇帝,辽太宗耶律德光的长子,生母靖安皇后萧氏,辽世宗耶律阮堂弟,自幼性格豪放不羁,八岁时,便封为寿安王。公元947年,辽太宗耶律德光在率军从开封返回皇都途中病死。本来皇位是耶律璟的,但被太宗的侄子耶律阮篡位成功,没办法耶律璟只能继续做他的寿安王。

随后在公元951年(天禄五年),辽国发生“火神淀之乱”,正在南侵的耶律阮被叛军所杀,宗室耶律屋质等拥立了耶律璟做皇位,而此时耶律璟正在没心没肺的睡大觉。在稀里糊涂的被拥立为帝之后,耶律璟率领辽军将叛军消灭。随即登基为帝,是为辽穆宗,改元“应历”,皇位回到辽太宗一脉。

历史上一位不近女色的昏庸皇帝,中原王朝因此得到了喘息机会!

耶律璟21岁称帝,本应是风华正茂有所作为的年龄,但他根本不愿意操劳国事。他当了皇帝后,封耶律屋质为北院大王,封耶律挞烈为南院大王。这两个人采取“均赋役”、“劝耕稼”的政策,让契丹的农业、手工业得到快速发展。由于耶律璟本人也不喜欢打仗,于是契丹停止了穷兵黩武的南侵扩张,这对于当时混乱的五代时期是一件好事。

耶律璟是男人中的另类,他本人不近女色,甚至非常讨厌女人。他身边服侍的都是宦官,一个宫女也没有。后宫也只有一个萧皇后,但他从来不碰她,所以耶律璟并无子嗣。太后得知此事后多次要为他纳妃,延续香火,都被他拒绝了。后来实在烦了,他就将世宗遇害时沦落在外的世子找回来,立他为太子,这样就没有人“逼婚”了。

历史上一位不近女色的昏庸皇帝,中原王朝因此得到了喘息机会!

耶律璟尽管不理朝政,也没有闲着,反而过得十分充实。他有三大爱好,喝酒、游猎、睡觉,这是他生活的全部内容。根据史书记载:耶律璟“荒耽于酒,畋猎无厌”,“赏罚无章,朝政不视”。为了饮酒,他常常微服出宫,不仅到大臣们家中饮酒,还到市井百姓家中去饮。喝高兴了就滥加赏赐,升他的官,以至于“左右授官者甚众”。

耶律璟一般晚上通宵饮酒,白天要睡大半天,如果上朝的话也不听,基本都是在睡觉,大臣们私下里给他起个绰号“睡王”。耶律璟不仅饮酒饮得有名,打猎也打得出色,耶律璟痴迷游猎,出去一玩就是一个月。穆宗的游猎不分季节,不管寒冬还是盛夏,只要高兴,便去游猎。在游猎的时候也不忘喝酒,大概是吃野味下酒更有风味吧,而且“睡王”的兴致极高,每次游猎喝酒都要长达七昼夜才肯结束。

历史上一位不近女色的昏庸皇帝,中原王朝因此得到了喘息机会!

然而酒多伤身,哪怕你贵为龙体,身体也会受损,渐渐地支撑不住了。于是耶律璟想到长生不老之术,请进宫不少女巫术士,让她们炼丹制药。据《辽史》记载,“初,女巫肖古上延年药方,当用男子胆和之。不数年,杀人甚多。”为了长生不老,耶律璟竟然听信女巫之言,专杀男人取胆做药引子。

耶律璟本性残酷,喝醉酒后乱杀人,打猎时侍从、仆人、奴隶都是他的屠杀对象。《辽史》记载,耶律璟杀人的记载触目惊心:”十八年三月,杀鹘人胡特鲁。四月,杀彘人抄里只。六月,杀彘人屯奴。十二月,杀酒人搭烈葛。”这样就加速了辽国的动荡,耶律璟在位期间契丹贵族夺权活动频繁,社会秩序极不稳定。但他真是很“幸运”,最终都化险为夷。

历史上一位不近女色的昏庸皇帝,中原王朝因此得到了喘息机会!

就在辽国走下坡路的时候,五代中强盛一时的后周闪亮登场,很有作为的周世宗柴荣御驾亲征讨伐辽国,仅用四十多天,就占领了辽国的三关三州。消息传到辽国皇都,耶律璟对此漠不关心,只顾自己喝酒。这位昏庸的皇帝虽然什么都不管,但运气是真的好,周世宗柴荣因为多年的劳累,突然重兵,病死军营中后周撤军。可以说耶律璟什么都没做,一场危难再度化解。

但由于耶律璟杀的人太多,奴隶们对他恨之入骨,在一次打猎后回来又喝得烂醉。不甘心被杀的近侍小哥、盥人花哥,联合厨子辛古等六个人,趁耶律璟“欢饮方醉”用菜刀将其杀死,时年三十九岁,庙号穆宗。

历史上一位不近女色的昏庸皇帝,中原王朝因此得到了喘息机会!

耶律璟执政时期虽然混乱不堪,但对于中原王朝还是有好处的。中原得到喘息机会,顺利完成了从后周到北宋的过渡,经历了赵匡胤陈桥兵变、“先南后北”基本统一全国。但是由于赵匡胤在统一南北的问题上采取了先南后北的策略,结果丧失了收复北方的良机,等他平定南方之后,再回头想统一北方时,辽已经不再是原来穆宗时的弱势了,反而对宋构成了巨大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