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面向“大帅”“撒谎”的军长秦基伟

1925年,一场瘟疫,夺走了少年秦基伟的父母、哥哥、伯父的生命,秦基伟成了孤儿。偌大的农舍里只剩下一个只有11岁的孩子。他白天下地种田,晚上回来自己做饭吃。

当面向“大帅”“撒谎”的军长秦基伟

1927年,外面的世界已是闹哄哄的了,到处都在打土豪分田地。那年的冬天,他正在破屋子里劈柴,他本家的一名堂叔风风火火闯进来喊:“还劈个么柴,闹革命了,还不跟我打县城去!”接着,外面又来了一群衣衫褴褛的庄稼汉子,人人手里拿着梭标、大刀,喊着口号。秦基伟接过一把梭标就冲向队伍。这天是1927年的11月13日,秦基伟参加的正是著名的黄麻起义。

秦基伟参加红军后,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分到三团机枪连当战士。第一次战斗,是跟国民党第二十军郭汝栋的部队交手。那时他的武器是一根梭标。他多么渴望有支枪啊!看到别的老战士趴在土堆上用枪射击,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没枪,没枪我不会抢吗?他一挺梭标,大吼一声就冲向敌阵,完全不理会飞来的弹雨,一个敌兵看见秦基伟不要命地冲来,吓得扔了枪就跑。哈哈,得来全不费功夫!秦基伟视枪如宝,嘿,汉阳造!他扔了那土里土气的梭标就用枪打了起来。这次战斗,他崭露头角,被提拔为副班长。没几个月,他又升为班长、排长。

当面向“大帅”“撒谎”的军长秦基伟

1931年,苏区大肃反。秦基伟算幸运的,没有被抓,但被‘降职’了。秦基伟想不通。我没犯错误呀!为什么降我的职?后来听人传说,是被人‘张冠李戴’了。因为他年少时出过天花,脸上留有几颗麻子,被大家喊作‘麻子排长’。红军时代职务称呼比较随便,由于战斗中变化大,有的干部互相之间甚至只知绰号不知姓名。恰巧,本连三排长也是个‘麻子排长’,曾经对肃反说了几句风凉话,可能是被供了出去,于是保卫局就来找‘麻子排长’的事。又因为三排长是雇农出身,比秦基伟的中农成份好,所以没怀疑三排长,稀里糊涂地把秦基伟给收拾了。好在秦基伟只是个排长,又沾了工农干部的光,脑袋才没有搬家。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四方面军经理处监护连排长,总部手枪营连长,少共国际团连长,警卫团团长,红三十一军第二七四团团长,红四方面军总参谋部补充师师长,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九师游击支队司令员,晋冀豫军区参谋处长,一二九师新编第十一旅副旅长,太行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兼中共地委书记。解放战争时期,任太行军区司令员,晋冀鲁豫军区第九纵队司令员,第二野战军第十五军军长。

当面向“大帅”“撒谎”的军长秦基伟

1950年10月29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组建志愿军第三兵团和第九兵团入朝参战。秦基伟指挥的十五军改称志愿军第十五军,调归志愿军第三兵团建制。1951年3月,十五军进入朝鲜战场。众所周知的是,第十五军和第十二军在朝鲜一个叫上甘岭的地方,打了一场令美军胆破心寒、让世界刮目相看的战役。战役中,秦基伟娴熟地使用苏联支援的“喀秋莎”火箭炮,打得美军招架不住。

当面向“大帅”“撒谎”的军长秦基伟

1953年上半年,秦基伟回国后,到各地作报告,《人民日报》连续报道,还配社论《庆祝上甘岭前线我军的伟大胜利》。

1953年6月16日10点左右,秦基伟来到中南海丰泽园菊香书屋受约毛主席接见。落座不久,毛泽东从内房走出来。秦基伟立即起立,敬礼。毛泽东微笑着握着秦基伟的手,说:“啊,秦基伟同志,欢迎你啊!”秦基伟说:“主席,我代表十五军的指战员,向主席汇报来了。”毛泽东说:“上甘岭打得很好。上甘岭战役是个奇迹,它证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骨头比美利坚合众国的钢铁还要硬。这个奇迹是你们创造的。”秦基伟说:“是主席和军委指挥得好,战士们打得顽强。”毛泽东点点头,笑了笑,说:“你打得好,我要有表示。我这里没什么好东西,那就请你吸烟吧!”

秦基伟的手下意识地伸向烟盒。但秦基伟没有拿烟,而是将烟盒顺势向毛泽东那边稍稍推了推:“主席,我不会吸烟。”秦基伟破天荒说了一句谎言,而且是在毛泽东面前说了谎言。事后,秦基伟说:“我觉得在毛主席面前吞云吐雾不大合适。但是,说假话是要尝苦头的。当时,我一天没有两包烟解决不了问题,可是已经说过不抽了,再不敢翻案了。心里暗暗叫苦啊!”“哎呀呀,你这个当军长的还不吸烟。不吸烟怎能坐指挥部啊,要是我,那可就是没办法啰。”毛泽东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11点左右,秦基伟起身告辞。毛泽东将秦基伟送到门口,又说:“朝鲜战争是要停下来的,所以调你到云南工作。云南是中国西南大门,处于重要的战略位置,边防线长,还有残匪在境外活动,斗争情况复杂。你年轻力壮,到任后要多下去,熟悉地形,了解部属,把边防建设好,把大门守好。”

1953年7月,秦基伟到云南军区任副司令员。1955年4月,云南军区改称昆明军区,秦基伟改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

当面向“大帅”“撒谎”的军长秦基伟

1955年秦基伟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