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电影长远发展需要培养优质观众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4月17日讯(记者 魏金金)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日益成熟,文艺片受众群体的增多,对文艺片的接纳也水到渠成。如何从创作到宣发各环节,挖掘更多的艺术片潜在观众,同样亟待思考。

在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为何与何为”艺术电影论坛上,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孙向辉表示,截止2019年4月8日,全国艺联在全国248座城市已拥有加盟影院3222家、加盟银幕3795块,其中2018年专线发行影片每天排映一场的核心影院363家,每部保证排片的次核心影院399家。

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优酷电影总经理李捷表示,艺术电影之所以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取得了如此快速的发展,除了各个院线的努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全国艺联拥有一批忠实、高水平的艺术电影爱好者。李捷预测,未来5年,艺术电影的市场量积将达到1800万人。如何培养更多优质观众,还将是今后艺术电影发展所面临的重要任务。

中国艺术电影与本土化表达

围绕艺术电影的创作,导演万玛才旦坦言,自己在剧本方面的创作,很大程度上源于“长期对生活的观察”,因为唯有经过长期的积累和思考,才能将电影本身的题材与主题更好地呈现在作品之中。同时,也表示,希望有一个比较健全的机制能够保障艺术电影创作者专心创作,从而实现“把更多自由的空间、可能性留给导演”的可能。导演杨超表示,艺术电影的天职就是探索电影艺术的边界,“艺术电影不需要很骄傲,也不必扮演悲情。没有必要回避艺术电影的定位,(这样)导演才有可能去创造光芒”。

对于艺术电影演员的遴选原则,导演杨明明坦言,为避免演员过于程式化或表演痕迹太过明显,“标准只有两个字,就是‘合适’”,同时要求真实与自然。同样,杨超也谈到,电影最基本的底线是观察的艺术,是不带任何符号的复原。很多演员展现了娴熟的舞台与戏剧技巧,但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错觉。

艺术电影发行放映模式探索

有别于其他电影类型,在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第一副总经理黄群飞看来,对于艺术电影的宣发,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做好艺术电影影片的选择,最终“把观众请到影院”。黄群飞表示,现在全国艺联加盟影院数量有点过多,但艺术片市场容量并没有那么大,“我们要明白艺术电影永远是小众电影,现在有的影院缺乏忠诚度,我建议艺联从今年开始要筛选,留下几百家就足够了。我们不要以影院数量多而自豪,要少而精,比如《波西米亚狂想曲》全国就几百块银幕,让它‘吃饱’,让它赚钱赚一个月。”此外,黄群飞还谈到,艺术电影在宣传上要尽量节省,最好绑定一家视频网站,利用大数据精准推广,借助口碑和评论的力量慢慢扩大发行规模。

路画影视创始人蔡公明同样认为,做好文艺片发行宣传,一方面要遵照文艺片的规则,另一方面,则是要有一些投入和破例。艺术电影本身有着非常忠实的粉丝群体,而这些粉丝的情感和感受都需要非常敏锐地去把握。“文艺片是口碑电影,需要这些人去传播。(如果把)文艺片核心的受众(服务)做好,就已经完成了很大一部分(工作)”,而随着如今观众的分层越来越清晰,对于艺术影片的发展也将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

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讲武生表示,一方面,艺术电影要重视档期选择,另一方面,要注重整个社会的观影情绪。“这个情绪和社会大环境相关联。大家始终很相信自己对消费者的判断和营销力量,其实相比整个时政大环境而言,这些要差很远,因为社会环境的渗透力度、宣传广度、意识形态的表达会给观影情绪带来极大变化。”在他看来,这几年之所以表现正能量、大情怀的现实主义题材影片大卖,“小鲜肉”主演的影片不好卖,实则都与整体消费情绪有关。

合瑞影业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及糖果世界(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田祺补充谈到,如果艺术电影的观影人群足够丰富,市场发展足够成熟,将来艺术影片或许就不再需要档期,而是需要建立更加精准、长线的发行。总之,不管是来自政府还是产业的支撑,都将是非常有效的解决方法,但无论如何,“发行人员所能做的是非常有限的”。